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看书网 > 首席御医

第一三零章 游回去(六千六百字大章)

首席御医?|?作者:银河九天?|?更新时间:2019-11-12 08:18:28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兵王之王大魏能臣第一侯西游之大娱乐家龙血战神修真聊天群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顾少的独家挚爱倾天娱后十方乾坤
  第一三零章游回去(六千六百字大章)

  曾毅来到英女王的床边,只是微微点头,道:“女王陛下,您好”

  英女王精神很差,但仍然能保持住王室的风范,她淡淡点头,露出一丝优雅的笑容,道:“两位大夫请坐,巴顿博士会为你们介绍情况。”

  曾毅和李东毅坐下,女仆就送上两杯伯爵茶,里面加了奶,香气浓郁。

  巴顿博士就开始为两人介绍英女王的病情:“今年夏天的时候,女王患了一次甲型H3N2流感,高度发烧,且伴有呕吐症状,经过治疗后,体温降了下来,呕吐症状也消失了。但随后的几个月内,女王会时不时出现低烧的症状,每次治疗后都会有好转,但却无法彻底治愈……”

  李东毅此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病情迁延这么久,应该是老年热病,我国韩医在这方面有着丰富无比的治疗经验。”

  李东毅是韩国有名的医术高手,祖上三代行医,他从小跟着父亲学医,独立行医也有近二十年了,经验十分丰富,一听巴顿介绍病情,就基本了解病因病症了,这种病例,他之前治过很多例。

  巴顿皱了皱眉,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李东毅给打断了,关键是李东毅讲的这个老年热病,他还不知道是什么名词,西医里没这个说法。巴顿等李东毅讲完,继续说道:“进入这个月,女王的病情突然加重,烦躁、失眠,不思饮食,而且排便困难,目前已经有一周没有进行大便。”

  李东毅微微颔首,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这就是热病,热病发作,必然会损伤人体内的津液(**),导致肠道干枯,排便困难,继而会引起病人的烦躁。

  “这个病……”李东毅生怕自己不被人重视似的,张开嘴,就准备介绍一下这个病的发病原理,以及治疗思路。

  巴顿这次没让他打断,接着讲道:“最坏的事情,是女王的呕吐症状加重了,现在是水饭不进,吃饭吐饭,吃药吐药,就是喝口水,也会吐出来。”

  “啊……”李东毅就赶紧收声,幸亏自己的话还没说出去,不然就丢脸了,这英女王吐得这么厉害,你就是给她灵丹妙药,她也会吐出来,根本无法起到治疗效果啊。

  巴顿讲完之后,就看着李东毅,等着他讲话呢,结果李东毅却是一脸的凝重,反而不讲了。

  巴顿心中大为不爽,该你讲的时候你不讲,不该你讲的时候,你却拼命要插话,你来这里是治病的呢,还是来表演的。

  曾毅此时开了口,“我要看一下完整的病历,从夏天发烧开始,中间所有的治疗方案,我都要看。”

  巴顿点了点头,“我马上拿过来”

  李东毅此时就从鼻孔发出一声冷哼,还道你是多么厉害的中医呢,没想到就是个伪中医,念的这都是什么歪经,有哪个中医会看西医的病历进行诊断?西医里有热病这回事吗?看来你的水平,也不过如此了

  巴顿拿来两个大文件夹,递给曾毅一个,又要递给李东毅一个。

  李东毅摇了摇手,表示自己不看这些,事实上他也看不懂,他只能看懂一些西医上的简单化验结果,但对于西医的药物比较陌生,西医诊断书上的那些治疗方案,治疗的目的是什么,他完全弄不明白。

  但李东毅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他道:“我们韩医有自己独有的特殊诊断方法,不需要看这些病历”

  晏容脸色平静,冷冷问了一句:“独有的诊断方法?难道韩医不用望、闻、问、切吗?”

  李东毅又被戳了一刀,他很想说一句中医的这些诊断方法都是韩医发明的,但一想到自己是跟对方的助手理论,实在是有些掉份,就强忍住心中的愤怒,对巴顿道:“我要为女王把脉,请你向女王解释一下。”

  晏容此时也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比起李东毅刚才的那声,晏容的这声冷哼更显精髓,将冷哼中的那种不屑与鄙视,表现得淋漓至尽。

  曾毅脸上差点没绷住,心说谁要是跟晏容比冷哼,那绝对是输定了,自己今天带她过来充当助手,还真是带对人了。

  李东毅暗道倒霉,自己真不该挑今天的这个日子过来,碰到这一对装模作样的伪中医,自己跟他们理论,显得有些掉份,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吧,这心里实在是生气。

  巴顿走到英女王床边,低声跟英女王交流了一会,然后对李东毅道:“李大夫,女王同意你为他把脉了。”

  李东毅站起来捋了一把袖子,就朝英女王走了过去,顺势还向正在认真查看病历的曾毅不屑地看了一眼,心道你等着吧,等我把完脉,把病症确认之后,就没你什么机会了,你可以直接打道回府了。

  一旁的凯琳看到李东毅捋袖子,心道怎么会有人如此粗鲁,竟然在女王的面前做这么不雅的动作呢。

  女仆搬过来一张凳子,李东毅就坐在英女王的床边,开始诊脉。

  曾毅则坐在自己的椅子里,细细地看着巴顿博士写好的病历,不时还和巴顿交流两句。

  大概过了有五分钟的样子,李东毅才收回手,他诊脉原本是不用这么慢的,但这次的服务对象不同,他显得非常慎重。

  韩国大使馆这次之所以要推荐李东毅来为英女王治病,是跟韩国政府一直推行的“韩医国际化”战略有关,如果李东毅能治好了英女王,韩国政府紧接着会进行一番火热的炒作,趁机运作把他们的韩医标准,申请为世界标准,全面压倒中医。之前韩国就曾尝试把他们的针灸标准,定为世界针灸的通用标准。

  “女王的病情,我已经了解了”李东毅说了这句之后,就面色严肃,心道这个病不好治啊。

  巴顿博士问道:“怎么样?”

  李东毅没有讲话,巴顿o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于是转头看着曾毅,“曾大夫,你要不要把脉?”

  曾毅放下病历,道:“也好”说完,上前也不坐下,三指扣在英女王的手腕处稍作感应,就松开手指,站了回来。

  巴顿到英女王身边讲了两句,然后领着曾毅二人出了里间的卧室,到外面去会商病情。

  “曾大夫,李大夫,情况如何,两位有什么看法?”巴顿问到。

  曾毅一伸手,道:“李大夫先请”

  李东毅也没客气,想了片刻,道:“女王得的确实是热病,只是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因为女王的年纪大了,体质衰弱,各个器官也有些衰竭,我刚才把脉的时候,感觉她的胃气非常弱,几近于无。黄帝内经有云:‘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现在治病的关键,是先恢复女王的胃气,胃气正,则其他脏腑就能正常发挥作用,依靠自身的抵抗力,将病邪驱逐出去。”

  曾毅点了点头,这个李东毅倒不是浪得虚名之徒,抓病抓得很准,也完全切中了病症,英女王现在的问题,就是胃气虚弱。用西医的说法,可以理解为是胃脏器官完好,但功能衰竭或丧失。

  巴顿听不懂,有点晕了,这些中医里的名词他根本听不懂,只好问道:“那你说一下治疗的方案吧”

  李东毅的神情就凝重了起来,这个方子不好定啊,英女王的呕吐症状那么厉害,药一进口,就会被吐出来,吸收不到药力,就无法达不到治疗的效果。

  如何在这个方子里加入止呕的成分,而又不破坏整剂药的效果,这个度,很难把握,而且现在英女王的胃气虚弱,也受不了猛药的杀伐,药性还要平和。

  再有一个问题,就是药的份量,胃气虚弱的人,吸收药力的效果本来就很差,如何能让这副药一入口就立刻发挥出止呕的效果,从而让整剂药顺利入胃,这也是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李东毅权衡再三,终于拟了一个方子,写完之后又删改了好几遍,最后才拿起来,道:“可以先试试这剂药,如果顺利的话,三天之后胃气就会有所恢复,到时候我再下一剂重药,必定会快速治愈英女王的沉疴。”

  巴顿拿起来只看了一眼,就把方子还给了李东毅,道:“对不起,女王不用植物药”

  英女王的地位虽然不如以前,但好歹也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一位女性,不可能随随便便什么药都能入口呢。巴顿作为英女王的私人医生,他的职责就是负责审核所有的治疗方案,只有经过他的审核,确认了安全之后,方能进行治疗。李东毅现在给了他一剂中药的方子,巴顿连看都看不懂,又怎么来做这个审核呢?

  而且英女王本身就不信中医,就算巴顿能同意,英女王也不能同意。

  李东毅就有点皱眉,自己这半天算是白费劲了,好容易斟酌了一个方子,病人又不用,他沉思片刻,又道:“那就使用针灸吧”

  针灸在欧美是被认同的,巴顿就没有再反对,但还是道:“只能使用小号的针,而且不能留下痕迹,女王过几天要参加阅兵式。”

  李东毅就摇头:“小号针很难达到治疗的效果”

  巴顿道:“这是底线,不能让步。”

  王室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虽说针灸用的毫针一般不会留下针孔和淤痕,但还是谨慎为上,万一留下了痕迹,让记者拍到了,到时候又是一场风波。

  李东毅有些憋气,我一个韩医定的治疗方案,竟然要你一个西医来审核,牧师来定和尚要念什么经,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但他也没办法,闷闷道:“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巴顿就把视线转移到曾毅身上,问道:“曾大夫,你有什么看法。”

  曾毅就道:“我同意李大夫的说法。”这点曾毅很大度,他虽然看不惯李东毅,但也不至于去贪李东毅的功,这家伙的诊脉功夫确实扎实,这年头也没有几个人能有这种诊脉水平了,他算是很难得了。

  李东毅再次冷哼了一声,心说量你也讲不出别的说法了,我的脉法是祖传的,这次又诊得特别仔细,方方面面都权衡到了,岂能诊错

  巴顿就道:“那曾大夫有什么治疗方案?女王不用植物药的”巴顿又把这件事情强调了一遍。

  曾毅笑着问道:“女王喝茶吗?”

  巴顿点了点头,“喝茶”

  “那就没有问题了,这病我能治”曾毅打开自己的行医箱,从里面取出一个茶叶筒,道:“我的治疗方案很简单,茶叶10克,煮好服用”

  不光是巴顿,就连李东毅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喝喝茶也能治病吗?

  还是李东毅反应快,他道:“女王现在呕吐得非常严重,怕是曾大夫的茶再香,女王也喝不下去吧”

  巴顿点头,“是,女王现在什么都喝不下去”

  曾毅就笑着摇头,“我这茶叶非比寻常,保证女王喝了不会吐,而且一喝就好这么简单的治疗方案,巴顿博士不愿意试一试吗?”

  巴顿琢磨了一下,不管能不能治病,只要曾毅能让女王把茶喝下去,也算是一个小进步了,他就点了头,道:“可以试一试但不知道疗程需要多久,多长时间才能见效?”

  “不用太久,一剂便可”曾毅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如果现在开始煮茶的话,半个小时后,我想女王的病就应该有好转了”

  巴顿差点把眼镜跌碎,不是吧,一剂茶汤,就能把女王的病治好,这是什么茶?被施了魔法的茶吗?

  “曾大夫,这是在治病救人,你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李东毅很不爽,我开的方子已经是斟酌再三后的结果了,完美到不能再完美,但要想治好女王的病,尚且需要好几天的时间,你二钱破茶就能立起沉疴,这还是茶叶吗,你不会是来卖大力丸的吧

  巴顿的脸上也是写满了不信,就算是特效药,也没有这么快的效果啊

  曾毅并不辩驳,道:“有没有效果,一试便知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应该不会耽误到女王的重要公务吧”

  李东毅可不打算放过曾毅,他道:“曾大夫,女王可不是你的试验品作为开处方的大夫,应该明确告知患者疗程的期限。”

  曾毅心中就有点怒了,这个李东毅,老子今天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你却步步紧逼,非要让老子给你一个难堪啊,他道:“若半小时无效,从此我改学韩医”

  李东毅等的就是这句,闷哼一声,不再搭理曾毅。

  他放过了曾毅,曾毅却不愿意放过他了,道:“如果我的治疗方案半小时起效呢?”

  李东毅也不示弱,道:“从此我改学中医”

  曾毅心说就你这德行,你想学中医,中医也未必会收你啊,我们中医可不收你这样的欺师灭祖之徒,他道:“学中医就免了吧”

  李东毅盯着曾毅,道:“如果你的方案能在半个小时起效,我今天就从温莎城堡走回白金汉宫去”

  旁边的晏容此时一声冷哼,全是不屑与蔑视,“听李大夫这副严肃的口气,我还以为你是要从伦敦游回韩国呢”

  李东毅脸上立刻就布满了黑气,他今天已经被晏容戳了好几刀,而且是刀刀见血,他一扭头,索性不理晏容,心说你们就等着一起学韩医吧,老子三岁学医,七岁就熟识所有药材的药性,茶叶要是真能治好英女王的病,老子就把整本《本草纲目》吃下去。

  巴顿却是很严肃地摇了摇头,“其实从温莎城堡走到白金汉宫,走路也需要很多时间的这样很不好,我们还是说治病的事情吧曾大夫,你的治疗方案都需要什么东西,我现在去安排一下。”

  曾毅把茶叶筒递给巴顿,道:“我需要一套煮茶的工具。”

  巴顿吩咐凯琳留在这里招待曾毅一行人,自己则捧着茶叶筒出去了,过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巴顿才重新返回,后面跟着一位女仆,手里捧着一套煮茶的设备。

  曾毅心里很清楚,巴顿这是检验茶叶的成分去了,茶叶是曾毅自己带来的,巴顿肯定不放心,必要的检验还是要做的。

  “曾大夫,你要的煮茶设备我已经准备好了”巴顿笑着,茶叶他已经检验过了,就是很普通的绿茶,毫无出奇之处。

  “好”曾毅就站了起来,道:“那我们就开始治疗吧”

  重新进入里面的房间,女仆就把煮茶的设备在床边放好,然后开始点火烧水。

  众人坐到一旁的椅子里,等待着水开。晏容站在曾毅的身后,脸上有一丝忧色,她挤兑李东毅的时候很解气,可挤兑完了,她还是有点担忧的,茶叶治病,她也是从没听说过。

  过了三分钟,就能看到玻璃容器里的水起了水泡,发出“嘶嘶”的声音。

  李东毅看曾毅一副神态悠闲的样子,心里就来气,他也戳了一刀,好心提醒道:“曾大夫,是不是现在开始计时啊?”

  曾毅没理他,问晏容:“计时多久了?”

  晏容脸色一板,道:“已经五分钟了”

  李东毅有些郁闷,这刀子没扎到对方,自己倒着着实实受了一记闷伤。

  等水完全开了,曾毅道:“茶叶先不煮,加一杯水,再煮”

  女仆就往里面又加了一些生水,沸腾的水立刻安静了下去。

  晏容的眼睛虽然是盯着那边的煮茶容器,嘴里却依旧没放过李东毅,道:“李大夫,我们再让你五分钟”

  李东毅本来还在想着其它的治疗办法,一会等曾毅的茶叶无效,自己就出手,被晏容这句话一激,他的胸中除了怒火,什么也装不下了。

  曾毅连续让那名女仆往容器里加了两遍水,三沸之后,水已经完全老了,曾毅这才点头,道:“可以下茶叶了”

  女仆把量好的茶叶往容器中一丢,房间内顿时就充满了一股清香。

  英女王这位安静的老人,本来是强打精神撑出一幅慈祥的面孔,坐在床上看着这一切,其实心中却是有些烦躁的,连续的失眠和排便困难,折磨着她的忍耐底限。但此时闻到茶香,她突然觉得呼吸进来的空气,都变得异常清爽,而且直透心脾,心中的烦躁之意顿时就减少了很多。

  “好香的茶”英女王赞了一句,对女仆道:“把茶移过来一些”

  她此时心里有一种渴求,想更多地吸一吸这茶的香气,这种茶香让她觉得胸中舒畅。

  女仆就把煮茶的设备往床边移了移。

  英女王深深嗅了一口,问道:“这是什么茶?”

  “将军茶”曾毅答到。

  英女王还是那副慈祥和蔼的面孔,微笑着问曾毅:“这茶我可以喝吗?”

  曾毅伸出手,“女王陛下请便”

  女仆就拿出一只精致的玻璃杯,舀出一些茶汤,盛了进去,然后恭敬地递到英女王的面前。

  英女王神态优雅地接过杯子,嗅了一下,随即举到嘴边,轻轻地呡了一口。

  众人的视线,齐齐盯在了英女王的脸上。巴顿神情专注,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仔细观察着女王喝下茶的每一个细节反应;晏容的手指此时紧紧攥在了一起,她在心里祈祷:别吐啊,可千万别吐;李东毅的嘴角则是露出一丝得意,心说马上就要吐了。

  曾毅则是在暗叹,英国王室历经千年不衰,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这英女王虽然是生病了,但举手抬足之间,仍然是一股王室风范,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地从容不迫。

  英女王喝下这口茶之后,就感觉一股暖意直入胃中,非但没有想吐的感觉,反而觉得胃中舒服至极。

  “好茶”英女王微微颔首,然后又喝了第二口。

  李东毅的脸顿时就有些难看,不会吧,真的没有吐。

  晏容激动地都想去抓曾毅的胳膊,她刚才的心情实在太紧张了。

  连续几口喝了下去之后,英女王的肚子突然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随即她的脸上就稍稍露出一丝尴尬之色,然后屋子里发出“嘶”的一声,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屋子里的人全都听到了。

  “魔法,这肯定是魔法”

  巴顿此时大声叫了起来,神情非常地激动,作为一名医生,他最清楚这两个声音所代表的涵义,肚子里的咕噜声,说明胃恢复了活力,而放屁声说明肠道再次具备了正常的排泄功能,出现这种情况,就预示这病人很快就能正常排便了。

  神奇,太神奇了

  巴顿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从头到尾他亲眼目睹,在女仆煮茶之前,女王还病得相当严重呢,可当茶煮好的时候,呕吐和排便的问题就解决了。从头到尾,曾毅甚至没碰女王一下。

  这种事情发生在眼前,除了魔法,你还能找出什么理由来解释

  PS:针灸被欧美国家认同,跟当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有关。

  基辛格替尼克松到中国来打前站,随行的《纽约时报》记者詹姆斯阑尾炎发作,在切完阑尾之后出现了并发症,腹痛难忍,且有胀气。此时有中医用针灸对他进行了一次治疗,鉴于效果特别神奇,詹姆斯就把自己的针灸经历发表在了报纸上了。

  詹姆斯在美国新闻界的地位非常高,可信度很高,深受美国民众信赖。当时恰逢尼克松访华,美国民众对关于中国的报道特别关注,针灸在美国开始大热。

  随后美国开始设立针灸学校,颁布针灸标准,到了今天,关于针灸的学术论文,大多来自于美国,美国在针灸方面的水平也非常高。

  反而是在国内,很少能看到针灸了,其余如拔火罐、推拿,就更是见不到了。
首席御医最新章节http://www.177607.com/shouxiyu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北宋当大佬念念清华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丛林战神最强战神最强狙击手战神之王